联系我们

    地址: 广州海珠区革新路逸蓝街11号
    电话: 020-88360931
    手机号码: 13724010505
    联系人: 林生
    邮政编码: 510120
    E-MAIL: 366875685@qq.com

关于我们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广州诺普的由来)                                 

    

    涅槃:佛教用语,指的是生物从出生到死亡、再到重生的一个过程,一个轮回。传说中,凤凰是人世间幸福的使者,每五百年,它就要背负着积累于人世间的所有不快和恩怨情仇,投身于熊熊烈火中焚毁,以生命和美丽的终结换取人世的祥和及幸福,与此同时,她也在肉体经受了巨大的痛苦和轮回后,以更美好的躯体得以重生,而且是永生。


    我是1984年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开始进入家电(制冷暖通)行业的,我所到的这家企业前身是广州二轻机修厂,是一个只有一百来人、年产值和亏损额都为一百多万元的小企业,我刚去的时候开始转产电冰箱,改名叫广州冰箱厂,后来升格为广州市冰箱工业公司,最后改名为万宝。机缘巧合吧,以前很少人见过、更没几个人用过的电冰箱,在我去这个企业没多久就突然间变成了家家户户互相攀比而必备的紧俏畅销商品,万宝也就顺势而为,在短短几年间从一个只有一百来人的小厂发展成拥有几十个亿资产、三万多人的大集团,在当时是中国最大的一个家电集团,也是经过国务院批准的国家四大重点试点集团之一。现在的美的、格力、海尔,与当时的万宝相比,有着蚂蚁和大象般的距离。当时万宝的老总用人不拘一格,我也算比较勤奋、善于把握机遇吧,在进万宝当了三个月的文员后,就给他相中,当了总经理秘书,当了一年秘书以后,我就被破格提拔为万宝属下一个分公司的总经理。那一年,我才20多岁。而且借着万宝的光环,我先后兼任过广东省青年企业家协会副会长(当时广东省青年企业家协会的名誉会长是原广东省副省长,现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会长是原共青团广东省委书记,现广东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林木声)、广州市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广州市振兴电子工业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再后来,我成为了万宝集团董事局董事、万宝广州爱丽电器厂厂长,专业生产空调、燃气热水器、抽油烟机、电饭煲等产品。在90年代初期全国消费者信誉度调查中与"美的"并列第一的"万宝 夏之梦"空调,以及单独获得金奖的"万宝大力神"抽油烟机,就是我搞的。


    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也没想到,当时显赫一时的万宝,在89年的那场政治风波后,随着原任老总的出逃,瞬间说垮就垮,逐渐在市场上销声匿迹,我们这帮参与过创业的中层以上干部,也被后来的继任者一个不剩、全部赶出了万宝。在这帮人里,我是最年轻的一个,别的人都可以退休了,但我才30多岁,离退休还远着。我为官时不贪,手头没存几个钱,生活所迫,没办法,只好从此到处漂泊、开始了十年职业经理人生涯,先后到过天津、深圳、南海、台山、中山,在乐华、小鸭、华高、裕年、雾峰等以生产空调为主的公司担任过总经理、副总经理和市场总监。期间也曾短暂地改行当过广州家谊岛内价连锁超市的总监和广州一家服装辅料公司的总经理。不过,人虽离开,家电情结仍在,2005年,广州同益在国内率先批量生产空气能热水器时,我受聘担任这家公司老板的顾问,帮他策划进行市场推广。


    2009年6月,中山某公司也计划上空气能项目,邀请我出任该公司的副总经理兼销售公司总经理,同时兼公司办公室主任和法律顾问,分管技术、采购、行政、销售四大部门,主要负责整个空气能项目的研发、采购、排产和销售。应该说,刚开始我们双方合作还是比较愉快的。这家公司老板与我相识多年,我给他父亲当过秘书,他哥给我当过助理,其本人惹过不少是非,在深圳被绑架过,也在中山被黑社会追债软禁过,父子三人惹下的大小官司不下十余次,每次都是求助于我出手相救的,算是世交吧。因此我也不防有它,全情投入,动用了所有的人脉和社会资源,与中国家电协会副秘书长陈钢一起,于同年11月11日接受《广州日报》记者采访,提出空气能热水器价格要砍半”的观点,在业内既引起了争议、也造成了轰动,一时间,全国各地的商家、消费者不停地拨打我的手机,询问空气能热水器的产品性能特点及代理、经销诺普空气能事宜。就这样,在公司几个骨干的协助下,诺普空气能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完成了产品从无到有、销售渠道从零到初具规模这么一个过程。眼看辛辛苦苦的耕耘已初见成效,即将迎来收获,但,这个时候问题开始不断出现了。先是这个公司的资金链不知为何老是出问题,几乎没有一个月是准时发放员工工资的,拖欠三两个月算是很平常的事,最长被拖欠过五个月的工资,员工不断打电话到劳动监察部门投诉,老板躲着,说我分管人事,要我出面处理,但劳动监察部门不是那么好忽悠的,要我答复什么时候发放,财权却不在我手上,每次都要我动员员工签字自愿暂缓发放工资,造假来应付劳动局。但这样的投诉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内发生过三次,最后一次,中山东升劳动局姓叶的副局长亲自约见我,警告我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将要重罚处理这家公司,但我却不敢保证这样的事会不会再次发生。我手下最得力的一员大将,原来负责整个空气能产品设计的副总工程师兼技术部部长找我,说他因为新婚燕尔,没脸跟自己的妻子说公司经常拖欠工资而不能尽作为丈夫养家活口的责任,提出要辞职,我虽万般不舍,但也无力挽留,只好同意了,于是,他先我而离开了这家公司。产品研发和技术突然没人负责了,这是一个很不好的先兆。再者,这个公司经常开远期支票给上游的零配件供应商,但到期后却又不能兑付,经常弹票,因此信誉不是很好,而且我们从客户那里收回来的货款往往不知给老板弄到哪去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组织生产比较困难。东莞一个姓文的客户,要一台5匹商用机,货款打过来一个多月了,但我们还是无法交货,只能以各种各样的借口往后推。我是一个很讲信用的人,不光注意企业信誉,也注重自己的个人品牌,客户既然相信我、把货款先给了我们,我就要对客户负责、把产品发回到客户手上,于是,矛盾和争执就不可避免地发生了。除此以外,还有一个关键,就是原来我和中山那个老板签了个内部承包协议,空气能项目由我和以我为代表的销售公司承包,在扣除原材料成本、生产和销售费用后,所赚取的利润三分之一归老板所有,三分之一由我个人支配,剩下的三分之一谁也不拿、留作这个项目的发展基金。如前所述,诺普空气能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完成了产品从无到有、销售渠道从零到初具规模这么一个过程,眼看辛辛苦苦的耕耘已初见成效,旺季即将来临,是收获和应有利润可分的时候了。但,去年10月8日,也就是一年前的今天,早上我还在正常地履行职责,找采购部经理安排生产,到了大约十点钟左右,老板回来了,突然把我叫进他的办公室,说他不打算再搞空气能了,然后把团成团的一张纸隔着他的大班桌向我扔来,我捡起打开一看,是一纸《辞退通知书》,宣布解除我在该公司的一切职务,让我立马离开。


    利字当头,道义全无。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和中山那个老板父子两代三人二十多年的交情,就为了这区区一点利润分配瞬间化为了泡影。但,毕竟我是个到处闯荡江湖、经历过无数风浪的人,虽则事出突然,还是很能沉住气的,我没吵,也没闹,既然赶我走,我就走吧,于是,当天下午就回到了广州。


    回到广州当晚,我整晚没睡,对着电脑发呆,在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办。我不是个心胸狭隘的人,也没想着怎么报仇、出这一口怨气,而是在想,诺普空气能从无到有、再到在业内一夜成名,凝聚了我不少心血,就此放弃,既心有不甘、也太过可惜了。就在我很迷惘、很纠结的时候,天亮了,我的手机也响了,提示我有新的信息。我打开一看,是广东兴宁一个姓肖的客户发来的,原文如下:“林总:昨闻您已离开诺普,让我一下子感到不知所措,让我昨晚觉都没睡着。您那次来我这里后,让井底蛙见识到了中国顶尖级的行业资深人的风采,让我钦佩,让我感到幸运,能跟您合作我对今后生意发展底气十足。现在您突然离开,我怎会安觉,今后咋办?以后他们的产品质量能否保证,很想在网上跟您说,可我现代文盲老粗一个,只能短信打扰。请原谅。”看完这条短信,我心中说不出什么滋味,当即按了回拨键,把电话打了过去。电话那头,肖老板说,昨天下午我刚离开,中山这公司马上就到处发传真给各地的代理、经销商,同时在自己的公司网站发布消息,说我由于个人原因辞职离开了。肖老板虽然没有明言,但我听得出,他稍稍有点埋怨我的味道,大概是说我不该那么不负责任,在旺季快到来的时候甩下他们不管吧。没办法,我只好实言相告,我不是自己辞职,是被人家赶出来的。肖老板听过之后问我,有没有办法在广州重新组织生产空气能热水器,而且牌子也叫“诺普”?我说容我想想再答复。放下电话后,我很认真地进行了分析,假定我在广州东山再起、重新生产诺普空气能热水器,有什么可以利用的现有资源,又缺乏什么东西。首先,诺普空气能是我主持研发的,产品在我手上;其次,采购部归我管辖,大的零配件还是我亲自抓的,采购渠道在我手上;第三,最关键的一条,销售网络是我亲自开发的,而且很多客户是冲我个人而来的,渠道资源在我手上。要在广州重新生产诺普空气能热水器,不外乎一是要注册成立一家公司,二是要筹集一笔资金,三是寻找一个生产基地,四是解决商标问题。第一个问题好办,我是搞法律出身的,有点企业注册登记常识,只要不同一个城市,中山可以成立一家公司,广州同样可以成立一家,而且早在中山公司之前,宁波也已经有了一家同名公司;第二个资金,我是广州本地人,亲戚朋友一大堆,加上自己十年职业经理人生涯的积累,筹措个几百万不是什么大问题;第三个生产基地,朋友介绍我到广州白云区找一家已经有近十年历史的空调厂老板商谈,由我提供样机和技术图纸,派出工程技术人员教工人安装和监控产品质量,双方合资生产空气能热水器,广东人搞企业讲究互利,只要有利可图,这个问题当场就拍板解决了;最后一个是商标,这里有个小插曲,中山那家公司在我去之前已经分别申请了英文和中文两个商标注册,英文的已经注册通过了,但中文的商标注册却被驳回,理由是早在该公司之前,宁波诺普电器有限公司已经在空调器组别注册了中文“诺普”商标,而中山那家公司也是申请空调器的“诺普”商标注册,所以被驳回了。我去到中山之后,出于一个职业经理人的职业道德,同时也作为这家公司的兼职法律顾问,我提醒这家公司的老板,既然要搞空气能热水器,就要注册“诺普”在热水器组别的中文商标,但他说以前已经申请过,被驳回了,所以不想再搞,我提醒他,空调和热水器虽然同属十一类,但不同组别,空调注册不了,不等于热水器就不能注册,他坚持说不搞了,还说有本事你自己注册去。现在回到广州,我真的自己注册了,而且不光热水器注册成功,同时因为宁波的“诺普”空调商标专用权已经到期,他们没有申请续期,已经作废,我顺带着把空调也注册了,不知道是天意如此,还是我运气使然。


    我这人虽然没有当过兵,但颇有点军人作风,办事速度比较快,四大问题都找到了解决方案,马上就着手进行筹备了。我是10月8日被赶出中山的,11月7日我已经领到了广州诺普的营业执照,同日申请商标注册,11月8日开始在白云区的工厂办公,12月中旬产品就开始投放市场,前后只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


    或许是冥冥中自有天理,又或许是我平日待人比较注意诚信,再加上诺普空气能投放市场以来,一直坚持走优质低价路线,口碑尚可吧, 广州诺普试运作了大半年,不光原来中山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客户都转到这来了,而且还不断有新的客户打电话或来人咨询、洽谈有关代理、经销诺普空气能事宜,现在广州诺普空气能的代理、经销商客户数量,比在中山时翻了一番有多。而且,为了企业的发展需要,我在南海又多建了一个生产基地,既加大了产能,产品品种也增加了不少,现在我不光生产空气能,空调是我的老本行,也准备投产了。夏天主打空调,冬季主打热水器,一年四季,各有各的精彩。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一年前的今天,我被赶出了中山,一年后的今天,经过大半年的试运作,广州诺普正式成立了。我和与我当初一样年轻而又很有事业心的某人有个五年之约:从今天开始用五年时间,把广州诺普从小做大、从弱做强,逐步打造成中国家电行业又一知名品牌。同时借助这一个我们共同搭建的平台,延续当年万宝人与世界列强、特别是小日本一较高下的梦想。我深知,这个梦虽然很美,但我们要走的圆梦之路却很长。前面会有很多曲折、很多艰辛,但我已经准备好了,我不畏惧,也不会自满,更不敢懈怠,只要此梦能圆,即使再苦再难,我也甘之如饴。因为,我源自万宝,生在中国。
 

                               广州市诺普电器有限公司董事长

                                总经理:林汉波

写于2011年10月8日







       
广州市诺普电器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Powered by Gznopu 粤ICP15107574号
关键词:诺普空气能| 空气能 |空气能热水器十大品牌| 空气能热水器 |热泵热水器
返回顶部